【青橙年代】(11-14)【作者:brendondownx(萧明)】   校园小说 
字数:927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(十一)

  元旦那天正好是周五,晚上在爷爷家吃团圆饭。萧和父亲是家里的二儿子,上有一姐,下有一弟,大概算是最不受宠爱的。萧和爷爷是个地方水利局的,托了关系帮萧和姑姑,叔叔都到相关事业单位找了工作。萧和姑姑,生有一子,叫做萧洋,萧洋比萧和大一年纪,在三中读书,三中也是市重点中学,萧洋成绩优秀。萧和小时候和萧洋关系不错,两人一起玩闹,不过后来住得远了,就有些生分了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学文科的原因,萧洋能说会道,爷爷奶奶,两位叔叔都敬了一遍,说的祝词又好听,还不带重复。萧和只是跟着爸爸妈妈把长辈敬了一遍,其它时间几乎是只吃不说。

  「萧和,以后进入了社会,不会和人打交道,能有什么出息?」萧和姑姑说道,「和你哥哥学学,给各个长辈敬个酒,锻炼锻炼!」

  萧和觉得一桌人都看自己,有点尴尬,只应了一声。

  萧和母亲在边上轻声说,「没事,给大家一起敬了!」

  萧和敬了长辈一杯,祝词说得结结巴巴。但也没人为难他。萧和心里一松。
  萧和母亲又冲大家解释,萧和最近读书很认真云云。

  酒过三巡,萧和听见爷爷对父亲说,「老二,早和你说,来个事业单位工作,指不定就能转正,那就是铁饭碗,还有房子分。现在天天在外搞东搞西,人累得要死,又没什么出息。」

  萧和听父亲也只是唯唯,心中不快,但是他人微言轻,总没法在大人桌上插嘴。吃了一会,便说想去门口散散步,倒像是印了姑姑说他不善交际的说法。
  萧和心里不舒服,便到门口院子里踢雪。他觉得这年过得也太没意思,只希望自己能快快长大,能和自己朋友一起庆祝节日,和王逸飞聊聊天,和赵瑶瑶一起走走路,和纪菲……他正想着出神,突然觉得有人向自己裤子口袋里塞了什么东西,他伸手一掏,竟然是一根点燃了的鞭炮,他手上汗毛都竖了起来。急忙甩手往前扔,鞭炮就在他刚扔出去的瞬间炸开,碎石粒震弹到萧和手上生疼。
  萧和抬头一看,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,嘴里叼着跟烟,嬉皮笑脸地看着他。萧和不喜欢和人打架,拳头打到别人身上的触感,听到他人的痛苦的呻吟,其实会让他难受。但此时他只觉得,我萧和在饭桌上忍气吞声是不想父母面上难堪,现在哪里来一个小瘪三也能随便欺辱了?

  他怒冲上去便一拳打在那人脸上。那人没有防备,吃了一拳,摔倒在地。那人面露狠色,从地上捡了块砖便要冲过来砸。萧和年龄小,体型又不占优,一拳把对方打倒后心里到冷静了下来。又见他拿起了砖头,萧和转身就跑。等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萧和已经跑出了十几米。那人就在后面追着,萧和见到巷子就钻,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那人终于没了踪影,萧和才放慢了脚步。

  此时已经八点多钟,又是冬天,天色已经灰暗。巷子里寂静无人。

  萧和临近前方的巷子口时,听到隐隐约约的女性喘息声。他探出头看了一眼,这一下却看呆了,只见:

  一蓝色上衣女子单手扶着墙,她的脸庞贴着粗糙的墙面,纤细的腰身也向前曲,臀部向后高高撅起,一条黑白条纹的内裤吊在女子的脚上。女子身后蹲着一个穿白色衬衫的男子,脑袋已经完全被裙子盖住,他一手抱住女子的腿,一手却绕过女子的腰身向上伸入的女子衣服,探到了女子的胸脯。女子的裙下上下起伏,身体也随之颤动,她口里咬着一只手,呼吸急促,不时会发出微弱地呻吟。
  萧和看得面红耳刺,他看见那男子勤勤恳恳,头上不停,手上也不停。那女子像一条水里的鱼,扭动着自己的身躯,一种粉红色的气息从上身上散发开来,若有若无的呻吟拼命地往萧和脑子里钻,他听得下身钢硬如铁,仿佛要炸裂一般,简直恨不得往石墙上捅。

  听见她小声说,「快,快进来!」

  男子才将头伸出来,男子向周围打量一圈,吓得萧和连忙把头缩了回去。他只听到一点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,又似乎什么东西掉到地上。突然,那女子的呻吟声更大了起来,男子也发出了「嗯,嗯」喘息声。他又探出头来,只见女子的裙子已经被撩到腰间,撅起白花花的屁股,身后的男子脱下了裤子,双手扒着女子的屁股,一根那玩意便在女子腿间往里面戳。

  他看那男子双腿微弯,喘息剧烈,表情猥琐,那玩意黑不溜秋。萧和在学校管得严,家里更没有接触这些的机会,甚至家里人看电视的时候,接个吻,父母都会遮住他眼睛,以前在电视上看见张无忌捉着赵敏的脚心挠痒痒,大概是最刺激的画面了。他之前对男女之情有着些单纯的向往。此时,萧和突然看见男女交合的场景,只觉得猥琐而肮脏,他一方面觉得刺激,更多的却是觉得失落。
  他有些沮丧,再没了看下去的心情,趁着他们忙得火热,就溜走了。萧和又找了回了爷爷家,确认没人守着后,才进去家门。他出去时间不短,父亲问他去哪了,他只说自己到附近走走。

  又过一会儿,萧和和父母回了家,萧和家里自从萧和初二后就没有安装电视,一家人一起看电视这个项目也就不存在了。一家人在一起有时会聊聊天,萧和兴致全无。萧和父母这餐团圆饭吃得未必有多开心,萧和母亲简单问了萧和两句,也没觉得异常。

  萧和回到自己卧室,他关上门,坐在书桌上旁,看到平日里自己做的习题,书籍,心里稍微平静一点。一移开目光,思绪就乱飘,他打开日记本,开始写道:
  今天看到了这样的场景,我觉得有点恶心。难道男女之事就是这样的吗?难道恋爱不是就是世界上最亲近的人,最好的朋友,愿意付出一切的关系吗?看到他们这样,我却觉得很脏。

  最近忙了起来,我看到纪菲不再像前段时间那样容易激动,原来的我也是想这样吗?不是的!我只是想和她亲近而已,就像上次她拉住我的手,我就非常满足了。但是,纪菲有一天也会恋爱的,她也会和别人那样吗?

  写到这里,萧和握紧了手中的笔,觉得胸口又酸又涩,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胸口。不行,不会这样的,他在心里默默想着。

  他倒在床上,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,他想到,要是纪菲知道自己在梦里亵渎她,会怎么样呢?他想到纪菲刚见面时凌厉的眼神,又想到那天晚上纪菲有些宠溺地抚摸他的额头,又想到那天梦里他亲遍了纪菲的身体。他觉得自己心里有团火,裤裆里也有团火,烧得自己浑身燥热,他往下一摸,只觉得自己下身已经湿了。他抑制住自己的念头,拿其衣服就去了洗手间。

  他去洗手间洗了个澡,把自己身上上上下下都洗了好几遍,他照了照镜子,看到一个短发少年,浓眉大眼,身材微瘦,但不算单薄。他觉得自己看着还算顺眼,只是脸上稚气未脱,显得有点呆呆的。他想了想史明,想做出一个成熟的样子,挤出一点严肃的表情,反而有点滑稽。

  「原来这就是我!」萧和对着镜子小声说,「我不要做一个形貌猥琐,让自己讨厌的人,要做一个让自己喜欢的人。」

  「做一个让能让纪菲欣赏的人」,他心里默默想到。

               (十二)

  他洗好了澡,出来之后发现父亲正在和母亲在聊工作的事,萧和母亲算是公务员,但是却是非常穷的一个单位,隶属于警察系统,不说油水,困难的时候连工资都发得勉强。单位领导据说也在想办法创收,鼓励一些小领导积极利用单位资源,在体制内创收。萧和母亲的上司就是在一些文具上作文章,从文具厂拿货,再动用关系,想办法把货卖到各个兄弟单位。

  跑业务比每天朝九晚五坐办公室要辛苦多了,不过如果挣了利润除了按比例上交的,却还能自己私下分成。具体到每个人身上会按业绩多少,额外发奖金。萧和母亲也是个有些上进心的,联系起业务很积极,因此经常在外应酬。

  萧和听母亲抱怨,「我们几个天天应酬,在外面累死累活,却挣不了多少,一本黑皮笔记本,进价竟然要十五?我去市面上看到零售也就是18。我不信这其中没有猫腻!改制半年多,赵强民家里家电全换了一套新的。」赵强民就是管采购的。

  「采购油水一向是多的,恐怕都进了自己腰包。」萧爸搭话道。

  「我就是不服气!我们自己挣这么一点分红,他倒好,什么都不干,就坐着收钱了。我们卖得越多,他贪的越多!」

  萧爸放下手中的报纸,摊了摊手,「那有什么办法,让他分点就分点,你啊,就是想的太多。」

  萧母心里还是不服,只说,「凭什么?」

  「就凭他会拍处长的马屁,胡处长信任他,有什么办法。说不定,这好处也少不了胡处长一份的。」

  萧和经常听纪菲分析各种事情,见识长了不少,他在一旁听着,隐约觉得哪里不对,他问道,「胡处长就是全权负责这件事情的是不是?母亲的奖金也是他负责发的吗?」

  「小孩子别管这个事,好好学你的习!」萧父说道。

  萧和母亲却觉得萧和近日长大懂事了很多,是个能说话的。便说道,「是的,从采购到销售都是他一手抓。你有什么看法?」

  「我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。」萧和顿了顿,「我觉得胡处长不大可能会收回扣,因为既然他是什么都管,利润只要上交40% 给单位,剩下的他随便分配,那他收回扣,岂不是贪污了自己的钱。」

  「你的意思你说,他本来就自负盈亏,就像私人老板一样,那采购贪污,他收回扣,就像是……就像是,自己偷自己的钱。」萧母眼睛一亮。

  「是的,自己偷自己的钱。还要分一部分给合伙偷钱的,赵那个什么。」萧和答。

  「赵强民!是了,我就觉得他肯定是瞒着处长干的。我要去揭发他。」萧母激动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。

  「冷静一点,要是这么简单,早就有人揭发了,还轮得到你?」萧父泼了一盆冷水,「胡处张就是信任赵强民,你怎么办?」

  「我去找厂商,问价格,我就不信,这么大的出货量,我拿不到更低的价格。」
  「那如果赵强民说你的货质量不好怎么办,如果他说买方单位就认准了这个货怎么办?」萧和父亲说道。

  「这样不行,那也不行,你说怎么办!说东说西,你就会打击自己人!」萧母脾气有点急。

  萧和对具体怎么做束手无策,发现自己最后还是帮不上什么。

  「要不这样,我们先自己询个价,拿上几个样本,你谈业务的时候把自己找的样本也拿出来给对方选,价格给低点。等一切谈妥了,再去和领导说。」萧和父亲说道。

  大家一致觉得这是个好方法,此事便这样定了。萧和听母亲说道,「孩子真是长大了,今天如果不是你指出来,恐怕我们都想不到这一点。毕竟这里是事业单位,领导捞点油水才是正常的。」

  父亲只说,「做得不错。不过,学习才是你的本职工作,钱的事情我们操心就好了!」

  萧和本来满脑子浑浑噩噩,有些消沉。但是此时投入了和父母工作的探讨,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反而忘到了脑后。最后竟然又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,心里生出了一种成就感。萧和心里又想,若不是纪菲常常和自己聊天,只怕今天是想不到这些的。

  父母又问了问萧和的学习。元旦到了,期末考试也就不远了。萧和对此事颇有信心,自从学了物理竞赛后,觉得数学,化学甚至都容易了很多。英语,语文虽然不是他强项,但是成绩也算稳定。他说,自己这次要努力进入年纪前五十。
  萧和一家人元旦的晚上却在讨论工作和学习。以前总是看电视的时候确实更轻松,现在这样其实也不会觉得辛苦,反而有一种以前少有的充实。

               (十三)

  元旦接下来是一个周末。这两天学校都充满了散漫的气息,连物理竞赛班也停了一周。萧和也给自己偷了个懒,没去晨练。再过三周就期末考试了,这大概是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假期,萧和在想怎么度过这个周末。
  同学大多都是在和自己父母的身边,萧和给王逸飞打了电话,电话接通的时候是王逸飞的母亲,萧和说,「阿姨好,我是萧和,想找王逸飞,请问他在吗?」
  王逸飞母亲说,「在的,你等一下。」

  过了一小会儿,王逸飞接了电话,他说,「小和和,好久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了,怎么样,作业写完了没有,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,我们一起复习怎么样?」
  「逸飞,你脑子糊涂了吧,这周是元旦,老刘不是说给我们两天假么?哪有什么作业?我是想找你出来玩玩,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出来了。」

  「我妈就说,虽然是元旦,但是一定要好好学习的,人家许晴为什么成绩好,因为她从来就没有什么假期。正好我物理作业有几道不会,来你家问问你吧。」
  萧和觉得他答的牛头不对马嘴,突然想到他是不是有什么隐情。只听王逸飞说,「好,那就这样定了,你在家里等我,我带上作业来找你哈,具体的问题见面说。」

  萧和越听越觉得他话里有话,于是答到,「好,我在家里等你,见面说!」王逸飞这才挂了电话。

  萧和在家里等着,过了大约半小时,听到敲门声,萧和从猫眼里看见,王逸飞背了个书包在门口挤眉弄眼。

  萧和打开门,正要开口问,就听到王逸飞说,「你的电话真是救了命了,我爸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,元旦第一天,要我在家复习。萧和你说说,我要是今天还学习,我还是王逸飞?我就差跳窗户出来了!幸亏你给我打了电话,我临机应变,简直是个天才,哈哈哈哈。你这里有什么最近做过的物理习题没有,给我抄一下,回去我就说是物理作业,抄完了,我们就出去浪。」

  萧和领着王逸飞进了自己我是,在书桌的抽屉了好好翻出了两本本子,说道,「最近物理习题没有,只有竞赛题目,要不要?」

  「竞赛就竞赛,反正他也分不出来。」王逸飞也不客气,一屁股就坐了下来,「哎唷,不错哦!上次来乱得还像是狗窝一样,现在书房这么整洁了。高中物理你都有?这么拼?」

  萧和看见王逸飞占了自己卧室里面唯一一把椅子,就去餐厅搬了个椅子进来,放在王逸飞的旁边,手上的本子翻到中间的位置,说道,「你要抄就抄这些吧,算是简单一点。最近书多了不少,稍微乱点,就找不到东西,就收拾了一下。」
  王逸飞拿出了一本空白的本子,就开始抄,他抄作业的时候都不安分,便说,「都说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就这些题,还是容易的?我抄答案都抄不懂。」
  「抄答案能抄懂才奇怪,你连题目都没看,怎么可能懂?」萧和说。

  「小和和,你最近天天学习都学成书呆子。」王逸飞说,「一会儿去哪里玩?街机厅怎么样?我可是好久没去过了。」

  两人聊了一会儿,王逸飞已经抄了三页纸了,他大概觉得够了,合上书本,就说,「走起,浪去!」

  萧和想起很久没有好好玩了,也觉得有些想念,两人步子很快,就道了不远处的尚佳娱乐游戏厅。尚佳游戏厅是附近唯一一家有名字的游戏厅,两人不是第一次来,王逸飞曾和萧和说过这游戏厅关系肯定够硬,明目张胆开在学校旁,让学生近来玩。大概因为是周末,这里还挺热闹。

  萧和两人在前台排队换币,终于到了两人,王逸飞说,「别和我客气,今天萧和你算是拯救了我的元旦了。今天我请。」

  两人也算是常年玩的好友了,萧和也不客气,说,「少换一点,感觉玩不了多少。」

  王逸飞却说,「怕什么,玩不完可以下次来玩,下次玩不了还可以退。」
  「下次?你是打算带一书包游戏币回家了?」萧和问道。

  「我错了!」王逸飞马上做出搞怪表情,他最终还是换了几十个币。两人去开了几趟摩托,打了一会儿射击,币就只剩下七八个了。两人个分一半,最后就去了拳皇对战的机器,这游戏输家投币,赢家却可以继续玩。王逸飞是拳皇高手,和萧和打气来是一盘没输,四盘过后,王逸飞又给了萧和一个币,再过一盘,又给了萧和一个币。直到一个币不剩,萧和说,「你还可以再和电脑打一盘。」
  王逸飞说,「没意思,电脑我早打通关几十次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s

  两人一起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。他们去路边摊随便吃了点,下午又一起去旱冰场溜冰。也许是因为锻炼的时间多了,萧和觉得自己平衡感强了很多。其实各项体育运动虽然技巧有所不同,但是他们的基础都是对身体的感知和控制,而长跑虽然枯燥,却是锻炼基础的最佳方式之一。萧和有模有样得学着,竟然能倒着滑了。王逸飞看了啧啧称奇。

  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,王逸飞打算告辞回家,两人走在路上,王逸飞突然说了一句,「苟富贵,勿相忘!」

  「你才是狗!」萧和笑骂道,他又说,「其实这些游戏,也没什么意思。还剩下几个月,专心学习吧,以后也许能上同一个高中。」

  一天下来,萧和只觉得以往对自己诱惑极大的游戏,不知不觉似乎不再那么有趣。他不直到自己和王逸飞友谊是否会随着时间而渐渐变淡,心里略有伤感。此时太阳还未下山,正是一天中暖和的时候,萧和想起今天没有跑步,就去了蓉城师范的操场跑了几圈。

  这是萧和第一次下午来蓉城的操场,下午的操场比早晨热闹很多,跑道一旁还有几个室外篮球场,每个场地上都有好几组人轮流上场,赢的队伍继续守擂,其它队伍轮流挑战擂主。此时萧和身边场上已经有一个队伍很久没输过了,他们队伍中有一个高个子男生,穿23号球服。他速度快,投篮准,但是最重要的是,动作节奏感很强,看得萧和赏心悦目。萧和驻足看了一会儿,直到天黑才回家。
               (十四)

  周日,萧和就恢复了常规的锻炼和学习。

  周一去学校的时候,同学都在兴奋地谈着这两天去了哪里玩,吃了什么好吃的。萧和转头看了一眼纪菲,她在一群人群中,写着自己的东西。她永远都是那样,一个人坐在那里,就像是海浪中的一座灯塔。萧和觉得自己也安静了下来。
  刘老师对班上吵吵闹闹的样子大为不满,两个上课的讲话的同学被拉到门外晾着,又训了好几次话。萧和以往也是兴奋的同学中的一员,但是他今天心里平静,他发现自己有一种感受周围的情绪的能力,刚上学的时候大家兴高采烈,兴奋难耐,待到刘老师训话时又惴惴不安,经过一天下来,班上的情绪才恢复往常。
  临近期末考试,萧和主要精力放到功课复习上。因为初三下整个学期的时间都是用来复习的,初三上临近结束的时候,所有学科(除了化学)的内容已经教完了。萧和自从参加物理竞赛后,已经好几周没有参加纪菲的讨论班了,不过每周都会借刘芸的笔记看看,他每周都有不少和纪菲独处的时间,如果有什么难以理解的,可以当面向纪菲请教。

  有规律生活下,时间过得很快,在一月末的期末考试临来之时,萧和隐隐地有些期待。

  这次期末考试一切按照中考的流程:历时两天,第一天上午语文,下午数学,第二天上午考物理化学,最后一门是英语;全校考生随机安排座位。萧和考试的班级在九班,比往常更高一楼,考场上只有两三个他认识的同学,其中稍稍熟悉一点的是乔雨婷和刘鹏,刘鹏是数学课代表,数学一向很好,但是偏偏对物理不开窍,初二的时候,常常问萧和物理问题。乔雨婷是班上比较活泼的女生,她常常和男生打打闹闹,长相、成绩又都还不错。萧和隐约听说班上有男生对她挺有好感。

  语文考试前,刘鹏就来和萧和聊聊没营养的内容。萧和看出刘鹏有点紧张,便安慰他说,「又不是真的中考。万一考不好,还有下次。」

  乔雨婷看到两人在一起说话,也凑了过来,她一番萧和,说,「萧和,你最近成绩也厉害了很多呀。」她干脆坐到了萧和前面的位置,扭过头来打量萧和。「看起来也顺眼了一些」。

  萧和正想说话,乔雨婷凑近到萧和耳边,小声说,「因为纪菲?」

  萧和听得咳嗽了两声,「好好考试,要是这次不能比期中更好,老刘又要骂人了。」乔雨婷白了他一眼,「一板一眼的,小老头!」便回了自己位置。
  语文不是萧和的强项,萧和以前最讨厌的就是作文,每次要花一个小时硬生生挤出六百字来,不过自从听过许晴的写作套路之后,字数倒不再是问题了。毕竟,字不够,就写典故,典故不记得,就编两个。内容不够丰富,就把之前的观点重新整理一遍,如此种种。

  之后的几门考试,数理化,萧和都觉得非常轻松。自从学了竞赛后,物理且不提,数学也觉得容易了很多,化学一向不难,卢飞刀教得又好,自然不在话下。最后英语稍稍有点困难,阅读的时候生词不少,完形也不少题答的没有把握。
  考试两天之后就会公布成绩,那天是周五,一早上到学校门口,看看年纪前五十的名单,萧和看到前三名依旧是纪菲,许晴,赵瑶瑶。三位女生之后是一大片男生名字,却不想看到自己出现在第三十六名,他有点不敢相信,又从头到尾数了一遍,本班的只有纪菲,范友,刘芸,赵新宇,齐杨帆五人排在自己前面,自己竟然是班级第六。

  萧和简直巴不得把「第三十六名」这几个字贴在自己的脑门上,他想到,照这个成绩,即使是蓉城师大附中也是有把握了。萧和进教室的时候,觉得同学看自己的目光都有所不同。王逸飞却把头埋在桌上,肩微微耸动。

  萧和想安慰他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却见王逸飞突然抬起头,脸上哪有半分难受的样子,他眉飞色舞道,「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是班上十五。假期的旅游有着落了,电脑有着落了,哈哈哈。」

  原来却是考试前王逸飞和父母约定好了,如果能考到班上前二十,寒假他可以自由安排。这下超额完成了任务,已经开始计划寒假的活动了。

  萧和则打趣他道,「要不你假期来和我跑步,减了身上这些肉。」

  「那你还不如要了我的命。」

  一会儿,老刘来发了各科试卷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假期的原因,老刘心情也不错,不计较同学吵吵闹闹,只强调大家寒假注意安全,完成作业,准时返校,班会就算是散了。顺便说卷子上如果有问题,稍等一会儿,可以去办公室问各科老师。

  萧和拿到卷子,物理90,数学116,化学58。这三门一共才扣了6分,可惜他语文英语拖了后腿。都才一百出头,总分因此堪堪470。

  也许考年纪第一是最光荣的,但是有所进步才是让人欣喜而充满希望。这不,萧和今天就是神清气爽,一下子似乎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。

  放学的路上,萧和想和纪菲一起走,发现纪菲仿佛也在等他。两人一起出了校园,不知不觉,竟然走到了蓉城师范大学门口,路过了那家新开的「江南酒家」,萧和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在这里遇到纪菲的样子,心跳有些加速。最近这段时间,他埋头学习,对别的事情,只是不闻不问。但是和纪菲重新回到这里有点暧昧的地方,他一下子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胸口汹涌而出。

  他偷偷看了一眼纪菲,纪菲皮肤很白,五官精致,是极美的。但是她身材出挑,班上大部分男生看她都需要仰视,容易生出自惭形秽之心,再加上有过李展表白,结果在树下哭泣的例子。纪菲来了这里半个学期,班上暗恋她的人很多,但是敢于表白的却几乎没有。

  萧和此时心里想,如果我说,我喜欢你,会如何呢?会被讨厌吗?会被接受?萧和觉得纪菲待自己和其它人是不同的,但是真的有这么不同吗?

  终于萧和受不了沉默的氛围,他张口说,「你刚来的时候,大家就觉得很惊艳,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,当初,你为什么要找我陪跑呢?」

  纪菲眼神有点复杂,她说道,「现实永远比小说更离奇,我以前给你讲过一个笑话,现在看起来,说不定不是笑话。」她指了指那「江南酒家」,说,「那天你是在这里看到我的?那天我和你说了什么?」

  萧和听她这样说,心里有些激动,没听出话里的怪异,他看了看纪菲的手,他说,「也没什么,我们喝了奶茶,那天,你让我喊你,姐姐。」萧和接着说,「那天是期中刚过,我父母都不在家,我一个人出来吃饭,却不想遇见你,真是难忘的记忆。」

  纪菲转过身来,轻轻露出一个微笑,稍微歪着头,说道,「萧和,你喜欢我?」
  萧和身体顿时便僵住了,但是心头却像迸发的火山一样剧烈,他看见纪菲的眼睛凝视自己,眼睛里似乎如星空一般幽深。纪菲伸出了手,轻轻放在萧和的胸口。萧和觉得自己放佛听见了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,他知道,即使不用碰到也能感受到他胸口的澎湃鼓点。

  纪菲收回了手,转过了身,说道,「明天下午来我家,地址我告诉过你。」她说着,就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,萧和看不到她的脸,只觉得她语气有些得意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评论加载中..